负债累累咸鱼漓

负债累累。
阴阳师狗崽,博晴。
漫威盾铁,锤基。
凄凄惨惨蹲坑底扣粮想恨网什么时候复婚。
恨网,杏默,皇稣洁癖。
ky退散。

仲夏之夜。

欠了大半年的狗崽文。
以及不嫌弃我的闺女 @斯人已,逝
爱你。
因为这两天中考,暑假填坑。

狗崽,微博晴。

晴明今个召唤了一只妖狐。
原以为是一个流啤的sr就忍不住高兴的举起那只怂兮兮尾巴还在抖的小狐崽子。
晴明过后研究了妖狐的技能面色一僵,像是被刺激的向后倒去最后埋首在博雅侧颈。
“博雅……我是不是真的那么非。”
博雅笑了声揉了揉晴明柔软的黑发。
“没事。下次我帮你。”
不过晴明还是很宠那只小狐崽子的。
尽管,每次只有两突。让姑获鸟带着那只小崽子升级,打御魂。最后小狐崽子变成了六星的大狐狸,被晴明宠得到处撩小姐姐,一出事就喊阿爸。
今天的妖狐依然被晴明因为天天去撩隔壁寮的小姐姐限制在庭院里。
妖狐第一次见大天狗,是在庭院的一棵樱花树下 。
妖狐是浅寐的时候听到笛声然后被吵醒的。
“……谁啊。”
“……什么毛病,大早上吹笛。”
妖狐带着起床气走出房间,寻着笛声来到了一棵樱花树下。
他抬头,就看见了穷极一生也忘不了的风景。
高贵的大妖,樱花花瓣和黑色鸦羽迎着微风飘落,而他就那么坐在树上,清雅的吹着笛。
妖狐愣住了。
头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男子。
好看到,想把他绑走做成标本。
好看到令那只狐狸失了神。
他找不出词来形容。
然后他发现,这大妖好像是……大天狗大人。
三大妖之一。
大天狗这时好像看到了那只狐狸,却也只是看了看,未说一句话。
两人就以这样的姿态保持着。
之后过了几日。妖狐每天都会被笛声叫醒然后去那棵樱花树下看着大天狗。
有次妖狐早上醒来,揉了揉糟乱的头发。
“啧。大天狗大人这免费的闹钟……”
言罢,整好衣冠,拿上扇子,发也不束了。就那么去了那棵樱花树下。
日复一日。
隔壁寮的小姐姐们已经在怀疑妖狐那么久没来找她们去喝茶约会是不是被晴明当狗粮喂了。
有次她们托萤草寄来请帖了妖狐去茶会。
妖狐刚从人世的集市上买了些小玩意,原是想…送给大天狗的。瞧了瞧夜空中绽放的烟火,再看了看手里寒酸的玩意抽了抽嘴角。
“也不知,他会不会收……”
“算了算了还是不送了。”
然后就揣进了兜里。

待续。

一个小番外。

清明节那篇待君的小番外
当然如果有人愿意吃刀就只看那篇,应该算是双结局。
这是小甜饼。
然后我。
卡车了。

————————————————

二十一世纪。

今天是网中人复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人世第一天。

很不巧,网中人复生在了酒吧旁边的一个小巷子。小巷子又黑又脏,网中人不着寸缕毫无意识,身上还有些粘液与蛛丝。就那么闭着眼睛蜷缩在巷子里恢复着意识与力气。

已经接近早上,街灯还亮着微黄的光。

昨个南宫恨在酒吧和岳灵休从拼酒最后上升到动手打了一晚上,最后还是鸩罂粟一脸冷漠把喝得稀里糊涂还和南宫恨叫嚣着我家小鸩最好你就是没有媳妇的岳灵休带回了家。南宫恨打着哈欠推开酒吧的门披着外套打算开着车回家,在经过巷口就看见好像有个人蜷缩在巷口里边。

本着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的心,南宫恨走进了巷子里。借着微弱的灯光,南宫恨仔细看看了看突然意识到这人好像————没穿衣服。

南宫恨只能把外套脱下来披到人身上,把人抱起来放车里带回家。

直到南宫恨到了家,在停车熄火那一刻感觉有什么不对。“……我什么时候是这种多管闲事的人了。”要是以前,他连人都不看一眼。“算了,带都带回来了…”却感觉有东西卡喉咙里难受得很一股花香袭来,咳了几声,手中几片花瓣。南宫恨皱了皱眉随手丢掉“怎么又是这东西。”随即又想到了前几天网上查到的花吐症。“不对啊,我可没有暗恋的人怎么还会有花吐。”

网中人就那么被南宫恨带回了家,南宫恨拿走外套之后网中人就被丢进了客房被窝里,而网中人仍然毫无意识。南宫恨也只当他喝懵了之后自己扒的衣服,之后南宫恨睡到了下午一点就去工作了。

晚上七点。南宫恨还没回来,而网中人恢复意识后却是有点理不清现在发生了什么。轻咳出白色花瓣拢于手心,记忆慢慢恢复之后的网中人心情有些复杂。他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掀开被子还发现了自己,没穿衣服。
面上一阵僵硬后便用蛛丝弄了件内衫和衬裤,穿好之后光着脚推门到了客厅,四周看了看觉得柜子上照片上的人。

不止一点眼熟。

网中人走了过去看了看。“……黑白郎君”网中人手拿起那张相框,看着那张脸,心中一股无名之火。“黑白郎君……。”情绪越发失控的网中人手一用力,相框上的玻璃闻声而碎,割破了网中人的手掌。正在网中人饿到头昏脑涨的时候南宫恨回来了,网中人听到声响回头看到那熟悉的人影。迷迷糊糊中听到南宫恨上下唇开开合合的说了些什么,却不听清楚。

直到南宫恨脱下外套换上拖鞋走到网中人面前。南宫恨还在想自己好像没给他衣服穿咋就有了,忽然眼前白色身影闪过,肩膀一痛。却是网中人已经咬了上来,白色的衬衫已经透血。

——————————————————待续。

然后就,卡了。
溜了,不在不听不知道。

皇稣真好嗑啊——每次看都觉得心一抽一抽的。

好像有个分析是稣浥埋镔铁【两人定情信物】可能是为了做给龙子和苍白看,但是他完全可以把那封情书也烧掉。
但是他没有,他怎么会舍得烧掉北冥皇渊的一片痴情。
但上面这个不怎么认同,虽然说把稣浥说得更压抑了。但是这段,人设设定就是稣浥没武功啊,根本察觉不了苍白来偷看 而且选择埋镔铁的地点就是玄玉府正前方。
个人觉得稣浥的个人情感被压到了心底最深处,埋镔铁,包括和皇渊谈话那次,以及稣浥最后一次念诗号时,特别温柔的声线!!!
真的去听一听一开始皇稣见面就容易听出其中的感情。
包括最后一句。
“若真地狱相逢,黄泉路上,等你。”
记得关于皇稣的编剧杂谈说稣浥选择赴死不过是他自己认为同时不辜负理想与感情罢了。
埋镔铁那段稣浥整个鱼被压抑特久的情绪崩不住了,那抖得超心疼啊。
他想做八纮稣浥,却只能是鳍鳞会宗酋。
这段推荐看视频,b站有皇稣剪辑,推一下。av9916954。
我还是愿意相信稣浥那次杀计,作为鳍鳞会宗酋他问心无愧,但作为八纮稣浥的他崩了。
幸好,最后殊途同归。
占tag致歉。
而且戏下也那么甜滋滋的,果然官配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么。

私心打几个tag。
原图图源网络,侵删。
有人问我为什么帝萌萌会在,当然是看那棵被黑白猪拱走的网白菜。
记得有人说坐在4估计要被皇渊天天缠着换位置23333。

网乙己的故事

网中人一到店里,所有喝酒的魔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网中人,我昨天又看见黑白郎君说你输给他了!要永远追随他的背影!”网中人不回答,对掌柜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腌人肉。”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黑白郎君绑去,  和黑白郎君巫山云雨去了!”网中人瞪着即使睁大也被面具挡着看不见的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什么清白? 我们前天一起跑到不归路,亲眼见你被黑白郎君绑回泣血邪魔洞,啧啧不过一炷香就传来奇怪的声音,哈哈你看你脖子上还有印子。”网中人便涨红了脸,连耳根也染了一抹红,嘴硬地争辩道,“我…我那是和他在打架!对!这是打架打出来的印子!”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网中人才不会臣服黑白郎君”,什么“黑白郎君不是也一直追随者网中人的背影”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 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关于吃火锅

几个小段子,考试中的产物。

隐藏一丢丢雁俏就不打tag了。

恨网

网中人在魔世处理着事物却听见一阵熟悉切能把聋子都治好的笑声传来。
(请自动脑补恨爷笑声哈哈哈×N
恨:网中人,走,去吃火锅。
网:不去。
恨:你敢拒绝黑白郎君?
网:没有,就是不想吃。
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网中人!你一定是怕辣不敢吃!
网:……?
恨:哈哈哈哈哈哈网中人!黑白郎君不怕辣!你输啦!
网:……
网:这别是个傻子吧。【冷漠脸。

当然最后他们还是去了火锅店,点的还是鸳鸯锅。

杏默

杏:苍离啊,你的徒弟俏如来和鸿信请我们去外面吃火锅。
默:不去。
默:还有,杏花,我还是病人。你竟然还让我吃火锅这种东西。
杏:都说了麥叫我杏花了!你的病还不是大半夜不睡觉刷平板熬出来的,还有苍离啊你知不知道有种火锅叫清汤。
默:不去。
杏:那家火锅店wifi信号比家里好。
默:那走吧。
杏:……走吧走吧。

事实证明火锅店的wifi信号的确很好要不然默教授不会在吃完火锅后还待到了火锅店关门被杏花君威逼利诱才回家休息。

万聆

聆:雪夜,我想吃火锅了。
万:嗯?怎么突然想吃了。
聆:因为我想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那家火锅店,当时好像我还把饮料不小心弄倒在你身上了。
万:是啊,我还记得。你当时脸很红,难道当时你就对我一见钟情了?
聆:那是吃火锅吃的才不是看到你才红的!
万: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走吗,去那家火锅店。
聆:好,我今天一定要吃穷你。
出门前聆秋露给万雪夜加了一件外套。
聆:我知道你体质好,但是这种天还有点冷多穿点小心感冒。
言罢万雪夜却把手连同拉着聆秋露的手一起放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这样就不冷了。”

皇稣

皇:稣浥,我想吃火锅……
稣:那你就去吃。
皇:我想和你一起吃嘛。
稣:不想吃。
皇:稣浥稣浥稣浥……
皇:稣浥陪我去吃嘛,那家火锅店的火锅很好吃的。
稣浥抬起头看着在眼前晃来晃一脸期待叫着自己名字的皇渊,看着那双眼中专注且满满都是自己的双眼,遂低下头掩饰了一丝羞赧。
皇:稣浥,你就和我一起去嘛。
稣:我和你一起去吃行了吧。
皇:那稣浥我们走吧。嘿嘿,那家火锅店真的很好吃还有章鱼烧和奶茶送。
皇渊拉着稣浥的手就出了门。
八纮稣浥感到一阵无力,随后回握住皇渊的手。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待君。

清明节贺文。

先把刀拉出来溜一圈。

高亮。双向暗恋。极度ooc。慎入。涉及花吐症。

魔世

网中人这几天总是轻咳而咳出些许白色花瓣。去问了问策君发现是人世的花吐症,似乎还记耳边还环绕着策君阴阳怪气的声音。“妖神将啊~这花吐症是有了暗恋的人。哟~妖神将问这个问题。难道是妖神将喜欢上了什么人。”

网中人心中已经有了人选,却未再言一句话。

某天网中人在处理公事时听到了魔兵的碎语。

“哎,你知不知道。听说那黑白郎君死了,而且啊坟都建好了。”

“……你说什么?死…死了?!”

网中人刹时脑中一片空白,待到他稍微缓过来时已经走到了那魔兵的面前。伸手把一只魔拽着衣领提起,艰难开口。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黑白郎君,南宫恨。他怎了?”

被提起来的魔兵干咳几声艰难开口 。

“妖…妖神将。黑白郎君他死了。”

黑白郎君…南宫恨他……死了?!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就死了!?心口传来的一阵阵痛意强迫网中人回神。却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只愿意相信又是那人为了引他出去而编造的谎言。心中一片冰冷。

刹那之间网中人身上的魔气四溢,把在场魔兵震得身首异处血沫横飞有些脑浆还溅上了妖神将的黑红色战甲。一路赶到人世入口的妖神将眼神空洞到深不见底一张蜘蛛面具附于面上半遮半掩间更是令人心生刺骨寒意让例行检查的魔兵也不敢问话。

到了人世。逮到一个人就问黑白郎君是不是死了。结果每个人的说法都一致。‘黑白郎君南宫恨当真死了,真的死了。’并且,还告诉了他黑白郎君所葬之处。

不归路,一个他熟悉到闭着眼都能走到的地方。

黑白郎君的坟,静静的立在不归路某处。前不久估计还有人来祭拜过,香还未燃尽。网中人在看见坟的那一刻神情恍惚,细微颤抖的伸手摘下了面具。一步一步走过去,脚步重似灌铅。略微汗湿的手轻柔的抚上那块刻有黑白郎君南宫恨之坟的石碑,却又在顷刻之间收紧,瞬间那块石碑已成了一堆灰。

网中人去弄了块石料,再找了一块石头勉强磨出刀的样子,手已满是鲜血。那块石料被加工后网中人亲自刻上了——网中人宿敌 南宫恨之墓。墓上血迹斑斑,心口传来的痛意与手中传来的痛意让网中人一时晃神,已经分不清是前者更痛还是后者了,或许,两者皆有。

网中人把自己刻那块石碑插入槽内。终于承受不住,眼眶似微红。“哈哈哈哈哈。”笑中明明语带嘲讽。“黑白郎君,你竟然死了。这就代表,你要永远输给网中人了。”网中人微微低垂了头看着那块石碑“……听到没有,你要永远输给网中人了”染满鲜血与泥灰的手拍向石碑“你怎么…怎么可能会死。”

在不是我亲手杀了你之前。怎么能死。

网中人渐渐软了身体靠在坟前,明明妖不会有体温。却仍觉得,如同掉进了冰窟窿。身冷,心亦然。轻咳几声又咳出几片那些人世的人类所说的樱花花瓣,轻轻虚拢于手心。

一句话几乎低到不闻

“…我等你回来……”

网中人等你回来。

这次一定要是吾亲手杀了你,再等你转生。

网中人一日复一日的呆在黑白郎君的坟前,自己搭了个小木房每天也不干什么。时不时喃喃自语,时不时靠在石碑上假寐,时不时织个网,自己又再戳破。

天天如此重复过了几个月。

今日的网中人也靠在那块石碑上,捂嘴轻咳几声。随后抬起手指尖一笔一笔的滑过石碑上南宫恨三字,轻笑一声,终是闭上了眼。手落下,而手心虚拢着一朵完全绽开的白色樱花。

不知多少日月,网中人再次复生。也再一次的从魔茧出来不到半刻,察觉异样捂嘴轻咳咳出了白色的花瓣。不知为何心头一阵抽痛,脑中却一瞬往事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

网中人身影顿了顿后便出了泣血邪魔洞,依旧向着熟悉的方向走去。垂着的手微微张开,落下些许花瓣。

熟悉的不归路,而那石碑,依然矗立在当初的位置,只是坟堆多了一堆杂草。网中人嗤笑一声,俯下身伸出手扯掉那些杂草“你看看你的人缘是有多不好,除了我,谁会给你除草。”

除完草的网中人在黑白郎君坟前又待了几天,随后便在人世到处找黑白郎君的转世。却依旧毫无踪迹,随着时间的推移,网中人的花吐症一天比一天严重,咳出来的花瓣越来越多,而网中人却丝毫不在意。依旧每天早晚去两趟黑白郎君的坟前,然后又继续去人世找黑白郎君的下落。

这次的网中人,只复生了三个月。同样,死前的网中人也靠着黑白郎君的墓碑。再次咳出整朵白色樱花,迷糊糊想着要是把黑白郎君挖出来亲吻他的骨头自己是不是就会好了。随后便是不甘地嗤笑一声抓紧了手中樱花后死去。

网中人再次复生,也是再次死去。

他等了黑白郎君不知几百年,等到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黑白郎君这个人,也不知自己究竟死了多少次。每次复生,都会咳出白色花瓣,之后又会想起黑白郎君这个人。直到记忆模糊,只记得黑白郎君,只记得自己一定要找到他。

南宫恨三字,如同深深刻在了骨血里。

网中人在人世一次次重复寻找着黑白郎君的身影。

随后,再一次次的死去。

今天的修漓依然沉迷表情包不想开车

我真的不是黑粉233333
当恨爷看到小网穿女装时。
以及。网:我真的没有胸【冷漠脸。